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六百二十三 皇帝的请求和方玉麟的求助

作者:Best Man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藩即云南‘平西王’吴三桂、广东‘平南王’尚可喜、福建‘靖南王’耿精忠。现代历史上明末清初,清军在进入山海关后,介于自身八旗兵兵力不足,难以征服广大的中土花花世界,所以扶植了三藩军队,作为攻击李自成大顺军、张献忠大西军和南明朝廷的先锋,即所谓的‘以汉制汉’。可以说参照历史来看,满清大半的江山其实都是由汉人打下来的。当然这对于汉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但以史为鉴,权臣和藩镇基本没有好结果。全国统一后,三藩却已成‘尾大不掉’之势,拥有过大的兵权、财权和地方政治影响力。甚至,一定程度上可以与清廷分庭抗礼,成为了清王朝内部的极大不安定因素。如果不是三藩都是大明叛逆不被广大汉人接受,再加上老一辈故去的故去,年轻的没有那种统治者的野心和魄力,人心不齐,所以最终大厦崩塌,或许历史就会出现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所以,在康熙十二年春,年轻的康熙皇帝作出撤藩的决定,战争再次爆发。而康熙二十年冬,以清军攻入云贵省城昆明,吴世璠自杀为终,历时8年的三藩之乱结束。

    而这个世界的突碌人也采用了投降的几大汉奸朝臣提出的“以汉制汉”计策,三藩依旧如现代历史上一样出现,不过无论是大明还是金国的实力都远超过历史上的三藩,而且这个世界的三藩封地也没有了广东福建那种虽然看似蛮荒贫瘠,但是却十分适合发展海贸,矿产资源也相对丰富的地区,而是变成了被大明、后金和少数起义军势力挤压包围到湖广滇贵偏远之地,面积小了数倍不说,更有当地土著部落和湿热环境这样的威胁存在,因此三藩除了在金国大明两个强大国家之间夹缝生存,努力维持平衡之外,根本没有发展起来的可能。

    赵静玄这个中年道士指向北方,豪迈的说:

    “朝廷准备了将近十年的工夫,此役必然要给突虏一个狠狠的教训,所以朝廷精锐都集中在北伐方面,关于围剿三藩和李闯、张献忠残余的叛逆之事就交由地方守备与卫所军负责,只是地方守备军战力尚可,我大明卫所糜烂二百多年,战力实在堪忧,而叛逆所据西南之地又多山林迷瘴,环境险恶,故陛下有意请车掌门诸位的东宁军出战相助。”

    车晨等人互相看了几眼,通过高等心灵传讯避着方赵二人先暗中交流了一下意见。

    除了中二少年吴小瑞叫嚣着打到燕京去,其它穿越者都是成年人,都沉稳的没有表态。

    郑铭在心里对高朗说道:“衙内,这方面你最专业,你怎么看?”

    大家都看向高朗想听听他的意思。

    高朗心中念头转了几转,说道:

    “你我看这北伐之战咱们参与进去会有好处,起码能够获得朝廷的好感和中土的民心,即使九大仙门也会因此对我们刮目相看。不过什么时候参与和如何参与也是一个问题,如果为王前驱沦为炮灰,事后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我们的牺牲,那么咱们不去也罢。但是如果我们太阴派东宁军能够在关键时刻给与敌人致命一击,作为双方对战压倒金国一方的那枚砝码,那枚必然会让我们名声大噪,甚至历史上也要大书特书,毕竟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这句话的意思换做在这里也同样适用。”

    在心里听了高朗的解说,大家都点头赞同。

    不愧是世家子弟出身,从小的成长经历不同,在这一方面,眼光和权谋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家庭出身可以相比的。

    高朗确实看的很准确,首先大明内部权力倾轧也是很严重的,他们太阴派算是属于皇家一方的势力,如果真的不问缘由傻傻的去给大明朝廷卖命,那么很容易被人坑了安排到风险任务中去,关键是军令如山还不能不遵守,最后把牌都打光了,也不一定能够获得荣誉与战利品,说不定就被那些文官或者武将将功劳给侵吞了,从此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反而手握实力,只要参与了战争,那么战事结束,无论是朝廷还是皇家也都不敢不给他们一份战功。

    于是由车晨代表回应道:

    “北伐之事,驱逐异族,乃天下大明子民共同之愿,我等虽然立足海外,但也不能缺席,请前辈回禀天子,我太阴派上下必然会共襄盛举,只是何时出兵还要整训一番。”

    赵静玄听了也明白他们的意思,于是点点头:“确实,大军出动不是顷刻可以做到的,目前我大明还占着优势,有足够时间给贵派准备。”

    高朗开口说:“我东宁军除了两千正兵,还有三千归化生番的山地营,虽无大明军队之纪律严明,但生番之辈向来野蛮悍不畏死,却也颇有几分战力,只是内陆不比沿海,沿途行军恐怕会有难碍,如若出兵,我东宁军应该会从长江口深入内陆直至汉口,只是我东宁虽有战船十数艘,却也难以运输数千大军,这方面还需要朝廷给与帮助才行。”

    赵静玄捋了捋胡须笑道:“这不是问题,我大明水师战船虽然都已经北上,但匀几艘沙船为贵派运输军队还是可以的,毕竟这也是为了大明出力!”

    高朗也称谢,然后道:

    “其实我东宁军最擅长的还是水战,有海神号一艘法器战船就可抵得上一队大福船,如果不是朝廷已经有天象军水师和郑家战船出击,突虏一向又不擅长水战,我东宁北上对阵金国水师,袭击沿海城池才是最合适的安排。”

    赵静玄明白话里的意思,这是想要掌握出战的主动权,语气轻和的劝道:

    “天子来时严明,贵派不必受地方官府辖制,只需配合平乱统帅指挥即可。且围剿三藩也是此战的关键之处,免得我大明全力北伐后方不稳,届时功成之日天子必然会加恩贵派,想必一个伯爵的名号也不是问题,而且或许不用等贵派立功天子就会有封赏……”

    赵静玄话里有话,太阴派诸人还没有来得及深思,那边方玉麟终于忍不住的站出来道:

    “各位兄长,小弟前来所求助之事,其实也跟此次北伐有关,所以恳请各位先不要做决定,听我一言!”

    赵静玄看了他一眼,但是没有说什么,毕竟都是同一阵营的盟友。

    跟方玉麟关系最好的郑铭说道:“龙飞你说,有什么事我等能帮得上的必然不会袖手旁观!”

    不说他们跟方玉麟的交情,就是上一次邀请方家人家传奇大宗师方以智亲自前来,又邀请了另外一位大宗师和一位玄门炼器大师,还有帮着郑铭等建造法师塔、给太阴派两位法师的指点等等情谊,他们就不能不还这个人情。

    “此次却是家祖此前参与围剿岛上生番邪神,得了好处,回去之后参悟大道,修为有所增进,不得不闭关沉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