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二章 菜园三结义!

作者:手残面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到妙处的鲁智深兴奋的一拍大腿道:“果然是奇思妙想,如此功夫,实乃绝学。”

    说完以后的鲁智深对着他手下的泼皮喊道:“你等且去,把我的戒刀拿到当铺典当些银钱,再去群英聚酒楼置办些酒菜来。

    今日高兴,我要请林教头和这位小武兄弟喝酒。”

    鲁智深不敢说弄些好酒好菜,他也明白,就他那把戒刀撑死了能当上十两纹银。拿到群英聚酒楼,只能买些最普通的酒菜。好酒好菜,起码在上百两银子说话。

    林冲听了鲁智深的话以后也不吭气,他一个禁军教头,虽然说的好听,可是俸禄也不多,再加上高俅那厮的克扣,十成的俸禄能拿到手里六成都算好的了。

    何况他还是有家有业的人,一大家子加上丫鬟下人十几口人,都等着他来养活。按理说他带着家眷到群英聚酒铺吃饭也无不可。

    可是林冲又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他拉不下那张脸,堂堂京都八十万禁军教头,去普通大众去的地方混饭吃,还是拖家带口的去,你让他林冲以后怎么做人,怎么在官场里混。

    因此,林冲就是听到了鲁智深说要当刀,他也不敢说他请客,林冲有点惧内,要是一时冲动掏了银钱,回家后不好和老婆交代。

    更何况林冲每次出门她老婆也不会让他带多少银两,口袋里就几两散碎银子。怎么请客。

    武明听到鲁智深为了请自己和林冲吃顿好的,都到了要典当戒刀的地步了,就有点尴尬,鲁智深的戒刀虽然不是什么神器,也是上好镔铁打造的宝刀。

    武明连忙开口阻止鲁智深道:“大师且慢,其实,我就是群英聚的大东家,山东武大郎。这顿理当我来请。”

    听到武明的话后,林冲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而鲁智深却哈哈大笑道:“小兄弟,别开玩笑了,传言山东活财神武大郎那可是貌比潘安,俊秀异常的。

    再看看你,虽然说长的也算清秀,可是这一脸的病色,你说你是武大郎,谁信啊。”

    武明一脸苦笑的看着鲁智深道:“大师,说来话长,其实,我是易了容的,从山东一路行来就因为我的面貌惹了不知道多少麻烦。不是我诚心欺骗二位,我也是没办法。”

    一切解释清楚以后,武明叫过来一个泼皮道:“你且去群英聚酒楼,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弄些上等的酒菜送来,我要在此和林教头鲁大师吃酒。”

    泼皮呐呐的说道:“我就这样子过去说,他们也不信啊。”

    武明把眼睛一瞪道:“让你去,你就去,我自有办法让他们相信,速去速回,这件事办好了赏金少不了你的。”

    无奈的泼皮求助的看着鲁智深,鲁智深也想看看武明在这里是怎么通知手下的,就让泼皮按武明的吩咐去做。

    打发走了泼皮,武明看了看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的鲁智深和林冲,微微一笑,俏皮的说道:“下面,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说完以后的武明直接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他的地精通讯器,然后当着林,鲁二人的面接通了汴梁群英聚酒楼老板的电话。

    林,鲁二人被武明的这一顿神操作直接就给惊呆了,林冲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千里传音之术啊。”

    鲁智深道:“此物莫非是仙家手段?传言说,山东活财神武大郎是上界神仙下凡,我起初还不信,现在谁不信,我一禅杖拍死他。”

    听到鲁智深这么夸张的话,武明也没有说什么,有些时候不说话反而是装比的最高境界,我就是不说,随你们猜去吧。

    过不多时,酒菜送到,武明,鲁智深,林冲三人一桌,鲁智深手下的众泼皮一桌。

    待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以后武明看着喝的已经有点飘的林,鲁二人道:“既然咱们义气相投,何不效仿古人刘关张桃园三结义。”

    林冲,鲁智深一听武明的话,都是感动异常,武明是谁?活财神啊,他们二人呢,一个是庙里的穷和尚,一个是空有其名而无其实的穷教官。

    武明是他们平时根本无法仰望的存在,如今这个人肯折节下交,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天大的造化。

    二人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武明当老大,有个好大哥,自己以后别的不说,最起码这好吃好喝是不用发愁了。

    武明不知二人的想法,但是武明也是做了必须要当老大的打算,只有当上了老大才能收服林,鲁二人。

    第二,单论年龄的话林冲和鲁智深都比自己要大,那么自己不就是成了小三,想想都难听。

    三人各打心思,最后还是武明抢先开口道:“我觉得,咱们这次结拜不能按年龄大小排。”

    林,鲁一听,正和他们的心意。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那以大郎只见呢,应该怎么排大小?”

    武明眼珠一转,得意的说道:“咱们三人因武结识,所以我认为,咱们应该按武艺高低来排大小。比试拳脚,你二人合力也不是我的对手,

    我当老大,你二人可服?若是不服,那就取兵器出来,咱们再来比过。”

    听到武明都如此不客气的要当老大了,林冲和鲁智深连忙点头称好。然后他们两个又装模作样的比试了一番,确定了鲁智深为老二,林冲为老三。

    在他们二人看来,只要武明当了老大,他们两个谁排二谁排三也就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计议完毕,三人来到菜园一处空当的地方。跪成一排,撮土为香,举酒结义,对天盟誓:

    山东武明,渭州鲁达,东京林冲,我们三人意气相投,今日在此结为异姓兄弟,从此后当有苦同受,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如若违背誓言,天地共弃之。

    结拜完毕以后,武明看着新收的两个小弟,满心的欢喜。对着二人深情的说道:“二弟,三弟。从今以后咱们就是自己兄弟了,

    你们但凡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我武明有的绝对不会吝啬。”

    鲁智深是个直肠子,对武明道:“听说大哥的酒楼有特供的好酒,就是当今皇帝老儿喝了也赞不绝口,已经指明为明年的贡酒了,不知道大哥能否弄上几坛来。”

    武明听后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储物戒指里还有上次武松喝剩下的茅台国宾,自己又不好酒,今天碰见鲁智深这好酒之人就拿出来让他喝了也罢。

    武明对二人道:“那等贡酒再好也是凡间之酒,我这里还有些仙家陈酿,今天就让二弟,三弟尝上一尝。”

    说罢以后就取出了茅台,给林冲和鲁智深各倒了一碗,二人喝罢皆是赞不绝口。鲁智深嚷嚷着还要,武明继续给鲁智深到酒。

    酒水刚刚倒满,天上突然飞过一只乌鸦,一坨鸟屎直接就落在了鲁智深的光头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