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四章 铁律与皇座(一)

作者:会摔跤的熊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茶室里一片漆黑。

    龙凰默默咀嚼着这张黄纸上的内容,这罐南花茶是老师年轻时候所得的……黄纸上把“南花”的来历写得十分清楚。

    她读完之后,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等惊艳的天才。

    有些天赋,与生俱来。

    而赠南花茶的那人,其实龙凰心里隐约踩到了……在袁淳先生年轻时候,有一位从十万大山走出来的“鬼杰”。

    只可惜英年早逝。

    所有人都认为,那个被誉为“活神仙”的家伙,是死于自己修行路上的心障,观遍长陵所有石碑,然后被死气纠缠,破开十境的时候无数劫力落下,于是身死道消……但事实上,这桩“死亡”有着诸多疑点。

    因为此事,就连天都城的长陵,都蒙上了一层黑色的不祥的面纱。

    即便长陵雾散,有些人也不敢踏入其中,生怕被死气纠缠……当年与陛下齐名的“活神仙”都死在此劫之下,如何叫人不害怕不畏惧?

    跪坐在蒲团掀开后的地板上,龙凰收起那张黄纸,她默默俯下身子,以耳朵去听地板下的声音……那里似乎还有着什么在跳动……

    春风茶舍的地底下面,还有什么?

    龙凰皱起眉头。

    她一只手向着地底探去,摸索,似乎摸到了一个暗合的开关,来不及去掀开。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音。

    ……

    ……

    春风茶舍府邸的走廊。

    一身宽松华服的太子,与另外一人并肩而行,不分前后。

    太子靠在走廊之外,屋檐风铃声音轻轻响起。

    那人靠在走廊内,身旁右侧,是一排一排的屋室,木门合拢。

    由北境野兽毛发扎束而成的大氅,被风吹地猎猎扬起。

    隐在黑暗之中的这个男人,面无表情,面容看起来还算“俊气”,但眼神当中跳动着无声的火焰,浑身散发着野性,赤足踩在春风茶舍的木板上,落地轻柔而又无声。

    他的额首束着一条紫色貂尾,扎住长发,腰间悬着一把古刀,刀鞘鞘身刻满凹凸不平的古老纹路,与风交撞,时不时发出与屋檐风铃一样清脆的脆响。

    两人缓慢走过。

    额首覆貂的男人,身上散发的气质,与这座专门供文人雅士喝茶的府邸格格不入。

    是一种带着野性的征服。

    或者说……带着克制的野蛮。

    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太子与这个男人并肩而行,身旁并没有其他人……就连他最喜欢的那位红露姑娘,都没有带入此地。

    两个人的声音,在长廊上回荡。

    “你大可以放心,府邸里没有人,一个也没有。”

    太子轻柔笑了笑,位了今日的见面,他特地清空了茶舍府邸。

    这是一次秘密的会见。

    因为与这个男人的见面……会隐约改变大隋未来的命运。

    “府邸里没有人……”

    貂尾男人皱起眉头,他轻轻重复了一遍太子的话,然后缓慢停住脚步。

    太子轻轻嗯了一声,他望着身旁,那间安静无声的屋室。

    “这里是袁淳先生的茶室。”太子笑了一声,他侧过身子,缓慢踏出一步,替对方拉开的茶室的木门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吱呀”的声音缓慢响起,长廊的光芒洒入茶室之内。

    男人陷入了沉默,挑着眉头,目光从每一寸黑暗之中扫过,并没有察觉到异样……这里是国师袁淳的茶室,那么自己的确不方便入内。

    太子默默看着老师的茶室,地板上光洁无物,两排的茶罐没有丝毫的挪动,一切都跟上一次离开的时候没有区别。

    男人淡淡道:“是我多虑了。”

    木门重新合拢。

    太子掸了掸肩头灰尘,轻声笑道:“那么继续刚刚的话题……”

    ……

    ……

    暗室之中。

    心脏声音被压得极低,龙凰后背紧紧贴着茶室石壁的凹缝,听到脚步声音逐渐远去,她终于放下了提起来的那颗心,沉沉吐出一口浊气。

    女子的双手捏着破碎的黑裙裙摆,凹凸有致的曲线腰脊之处,贴伏着那柄软剑。

    龙凰眯起双眼,望着重归黑暗的暗室屋门,她听到了太子的声音,还有一个神秘人……那个人是谁?太子为了和他的约见,把整座府邸都清空了。

    之前站在门外的那个神秘人,即便隔着一截距离,仍然给自己带来了极其强大的压迫感,这股压力,就连执法司大司首都稍有不如。

    幸好龙凰的敛息之术已经修行到了圆满之境,否则刚刚已经被发现。

    如果真的被发现了,多半是凶多吉少……自己的预感果然没有错,没有一个人可以相信,太子也不可以。

    龙凰咬了咬牙,星辉封锁的剑伤还有一段时辰。

    她决定深入府邸,把太子的意图摸索清楚。

    太子身旁的那个男人,是一个极其强大而且危险的修行者,虽说大隋天下站在明面上的极限星君,就只有三位:

    蜀山的小山主千手。羌山的神仙居大客卿姜玉虚。地府的二殿下楚江王。

    但事实上,昨夜与墨守的交锋,已经让龙凰确认,天都执法司的大司首,是不输上面那三位极限星君的狠人。

    刚刚的那个神秘男人,恐怕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龙凰屏住一口气机,潜行在这座春风茶舍的府邸之中,外面阳光明媚,她游掠在黑暗之中,与之前那个神秘男人一样,贴墙而行。

    修行敛气之术后,神念的释放也变得隐蔽无声。

    只不过有一个弊端,神念的速度变得极缓极慢。

    龙凰贴靠在一面石壁,神念曲曲折折,游掠到了春风茶舍府邸的深处。

    她闭上双眼,收敛所有气息。

    画面顺延神念掠入脑海。

    凉亭之中,一张茶几,太子与那人对坐而立,李白蛟亲自提壶,为那人倒了一盏热茶。

    只可惜,对方并没有喝茶的意思,双手按在膝盖之上,雾气升腾,在面孔前弥漫。

    “时间不多,本殿待会还要起身……去杀一个人。”

    太子轻描淡写地说出了这句带着杀意的话。

    他顿了顿,看着额覆貂尾的男人,微笑道:“今日之后,若是一切顺利,那么你所说的那些,都不是问题。先前谈好的承诺,本殿会一样不落的兑现。”

    龙凰皱起眉头。

    太子的时间很仓促,他待会要起身杀一个人……杀谁?

    从昨晚到现在,这一切发生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太过荒唐,龙凰的脑海里有些窒息,凉亭里坐着的那个白袍年轻男人,似乎知道目前的天都,正在上演什么样的棋局。

    她忽然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老师的命牌,不仅仅是给了自己和苦策,太子殿下也有一块……昨夜莲花阁出现了如此大的异变。

    老师的莲花枯萎了……她在太子的身上,却看不到有丝毫的难过,悲伤。

    “无论结局如何。”

    那人的声音相当缓慢,而且带着一丝沙哑,道:

    “我只会出手一次。”

    声音落地。

    春风茶舍的后院府邸,一片安静。

    太子闻言之后,笑着摇了摇头,柔声道:“一次足矣……但是……”

    他缓慢把双手按在茶几上,认真说道:“我要那把钥匙。”

    钥匙。

    两个字,在龙凰心底惊起了滔天巨浪。

    心神险些失守。

    那缕神念有一刹那的紊乱。

    那而这一缕紊乱,立即被凉亭里的那位大修行者察觉到。

    额覆貂尾的男人缓慢起身,面无表情,站起身子的那一刹那,整个人凭空从凉亭里消失,来到了龙凰先前所站立的地方。

    古刀的刀光已经半推出鞘。

    男人眯起双眼。

    面前空空如也。

    整座春风茶舍府邸,都没有人。

    ……

    ……

    在心神失守的那一刹。

    龙凰几乎以为自己就要死掉……她犯了一个大忌。

    老师曾经告诉她。

    敛气之时,浑然忘我,如入圆寂。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行于左而目不瞬。

    电光火石的刹那——

    一只手在她面前晃过,捂住了她的口鼻。

    两个人向后跌去,坠入了云雾之中。

    瞬间从太子的春风茶舍府邸跌出。

    落地之后,龙脊的后背贴靠在了一个温暖的胸膛之上,两个人一同坠在地面,云雾溅开,落地并不算疼。

    然而她的面色却陡然变了,落地还在空中的时候,袖口滑出剑气,落地刹那便猛地转身,剑气铮然一声跃出,抵在了身后那人的眉心之处。

    自己的身后竟然有人?

    而自己毫无察觉……那人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

    入目所见,是一张温和而又熟悉的脸庞。

    那个男人苦笑着,两个手指轻轻抵在剑锋上,挪开那把利剑。

    “师姐……你忘了老师教我的是什么功法了么?”

    龙凰有些恍然。

    的确……这世上,自己的敛气功夫的确算是顶级,但还有人比自己更强。

    那个人是个天才,与自己同时修行一门功法,要用的时间,却比自己少的多。

    但游历北境的时候,老师并没有带上他。

    于是他便一直留在天都……如今坐在天都情报司最高的位子之上。

    云洵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道:“你胆子太大了,竟然敢只身潜入春风府邸……如果不是我,你恐怕已经被沉渊君杀了。”

    龙凰心头一坠。

    沉渊君。

    北境将军府如今的执掌者……就是那个男人?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